忍者ブログ

りこ 美优 ゆうか

門外雪已及膝客棧也嚴實關好了門窗

雨嘩啦嘩啦大了起來,不得不躲避在一戶的屋簷下。梁上的燕巢探出三幾顆小小的黑色頭顱,又趕緊縮了回去,只是雨聲很大,聽不清它們在嘰咕什麼。站,蹲,靠,不時變換姿勢,眼前的雨仍然在用力的傾倒,燕巢裏的燕子也都似安鼻適睡著了。終於忍奈不住跑了出去,還未來得及看清其他處避雨的人們,就已經全身被淋濕透,淋漓的感覺讓放慢了腳步,就悠悠地走,與聽。

天空飄揚鵝毛大雪,馬車只得緩轡徐行.整個人裹在羊毛大衣裏,眼看著就要到達的前方邊城.進了城門,下了馬車,就近找了個客棧投宿.人們圍在一個炭火盆旁,你一言我一語的搭著.問店家取了壺暖酒,靠了身子過去.不一會,聽到盡是北方事跡,仗著喝多了兩口,不禁開了口說道,此時的江南正春暖花開草長鶯飛.....

登上了城牆,舉目遠望,四邊蒼茫,心中不覺蕭瑟悲愴。從後背拿過包袱,解了結,再取出雕琴與曲譜。數年未指弦和應了,於是公主遊輪開始有些生澀。城頭的幾個軍士走過來,靜立在空裏弦音的周圍。新曲欲起,有嘯音穿透,似直抵雲層深處,弦音微微震顫,不得不停止撥弦,“高山流水不必遠,白雪何須尋臘梅,哈哈哈......"笑聲遠去,也未見得衣袍一角。

一個下午,在街道上被算命先生拉住,硬說免費給算前程,只是向來不信,平時又甚為受寵,自然不肯受這一套。那先生只好放手,嘴裏卻仍嘮叨著什麼“貴人福相”“紫氣東來”之語。趕緊溜之大吉,後幾天再無踏出門口半步。每天只搖頭讀書,提筆練字,膳時也不知餓,直至家人幾番催促。月明清天,興從中來,就給遠方的朋友寫信。寫完後困頓不堪,翻了數頁書經後撲榻昏昏睡去,夢見幼時就讀私塾諸般事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