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りこ 美优 ゆうか

家鄉的人過著且行且吟的詩意生活


傾訴對雪的鐘愛的時候,我的腦海裏不停的浮現出這樣一段文字:“旋風忽來,便蓬勃地奮飛,在日光中燦燦地生光,如包藏火焰的大霧,旋轉而且升騰,彌漫太空,使太空旋轉而且升騰地閃爍。”清楚的記得,兒時就曾將康泰領隊魯迅先生對雪的精致描摹銘記於心。多年來,我的家鄉落過無數場雪,可始終未能遇見與之契合的景像,成熟之後,明白地理區域的差異,便深諳其間的緣故了。北方的雪,像北方的大陸一樣缺失水分,也像極了北方的漢子蓬勃粗獷,旋風忽來,便要彌漫太空。我的家鄉在一片屬於詩化的土地上,這片土地自古以來就有著一個僅輕念它的名字已令人沉醉的名字——江南,雪落在這樣一方土地上自然也詩意起來。

家鄉的雪是不灑脫的,像極了黛玉,雖是纖瘦柔弱,卻極其的靈動秀氣充滿智慧。看著她們從空中飄飄灑灑,仿佛是年輕貌美女子盡情的翩翩起舞。婀娜身姿、曼妙舞步,淋淋漓漓,令人沉醉。“今我來思,雨雪霏霏”,《詩經》中的“我”必定是與我有著同樣的家鄉,家鄉的霏霏雨雪令人難忘,想必更康泰領隊難忘的該是那家中望穿秋水的娘子吧。

冬至已過,該是落雪的時節了,黃昏時分,落了一場雪,總算是如約而至。與往年無異依然是稀稀落落的星星點點,剛與地面接觸便不見了蹤影,只有落在松針上草葉上的絨絨雪點清晰可見,可還是無端招惹了些人無盡的歡喜。久違了,愛雪的人自然是要欣喜若狂的,可終究見不得滿地的蒼蒼茫茫,不足盡興。靜靜地坐在窗邊,醅一杯濃濃的老茶,看雨雪霏霏,久了,倦了,沉沉的睡了,入了一段朦朧的境界想入非非。記憶中,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,天地之間的寒冷無論如何也抵不過孩子的好奇,三五玩伴瞞著父親悄悄聚在一起,打雪仗、堆雪人、捉迷藏、抓野味玩的酣暢淋漓,不亦樂乎。父親尋得著急,見著我們個個“面紅耳赤”又心疼又生氣,不聽話總是要教訓的,母親總是要打屁股的。小時候經常被房簷上掛著的晶瑩的冰淩所吸引,像一把把鋒利的寶劍,於是一段武俠夢深深的埋藏在我的心底,每每想起還是那麼Dream beauty pro 黑店具有感染力。回憶當年的情景,不禁潸然。長大後,戀愛了,才發覺最愜意的莫過於雪中漫步的情侶,喃喃的耳語,幸福洋溢的沒了邊際。雪地裏的聲音也是極其美妙的,踩在雪上的噗噗聲,無拘無束的笑聲,樹枝被壓斷的清脆聲,狗吠聲,歌聲,混成一片,猶如千指百指按摩耳輪。最無辜的要數鳥兒了,如此美妙的景色,卻是鳥兒們恐怖戰栗,備受煎熬的時光,他們的羽毛沾濕了,小腳凍僵了,刺骨的寒風在林間往來馳突,肆虐逞威,把它們的窩巢刮得左搖右晃,困倦的雙眼剛合上,一陣陣寒冷又把它們驚醒。只得瑟瑟索索地顫著身子,打著寒噤,憂鬱的注視著滿天皆白的原野,期待著陽光明媚的日子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