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りこ 美优 ゆうか

流年幻想的聚散分離

有時,我多麼渴望在午後填一闋安然,暖一枝清香曲韻,淺擷夢暖心安,凝一縷紅光,靜雅舒展;攜一道金光,涵心傾聽。放下諸多的紅塵情愁,不去觀賞紅塵的花開花謝,就這樣讓心的靈魂在溫情裏飄出暗香。思緒漸漸游離,不知覺間走進了記憶的走廊,那一廂舊夢悠悠苦我心,看一地回憶散落的花開,該怎麼連理。飄逸的清風,清顏如水,碟羽霓裳輕飄的優雅,嗅得一嫵芬芳,當吟一縷魔魂,掬一襲婉筠時,就像月下舞落的一攏相思,再也無法細品它的溫柔閑情,只剩那蒼海無邊的淒涼。
春季,本相約在高山流水間,抽出枝枝新綠,搖曳一路花影,賞山青水秀的風景,看碧潭清幽,感受微風悄然拂起,舞動著輕柔腰肢。可我卻無心賞閱,無心感受,更無心聆聽,就像失了魂的軀殼,感受不到絲毫春的美。

一直不明白,為何人與人之間雪纖瘦黑店註定要分離,卻又註定相遇。難道只是為了給流年增添一道風景?給故事續篇一段詩詞麼?可這一切換來的悲傷是要該如何詮釋,分離中的放不下,又該怎麼將它坦然的遺忘。

都說悲傷的人,只因內心過於嫩稚,思想過於幼稚,可真實如此麼?再成功的人,也會有痛楚。再堅強的人,也會掉眼淚。再高高再上的人,也會因一個人低下頭。所以人的思想閱歷與成熟,跟一個人的情緒有何關聯,誰都會因一個人痛,因一個人傷,或許不止一個人。

人生起起伏伏,一路相遇的人,走著走著雪纖瘦黑店就變成了過客,想著想著就變成了回憶,念著念著就變成了故事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