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りこ 美优 ゆうか

清爽的夏天戀愛的季節

  一次又一次的以為夏天是個清爽的季節;一次又一次的以為夏天是個戀愛的季節,一直以來,現在才發現,原來,喜歡做夢,夏天對我來說是個做夢的季節。常一個人,看著天空,望著白色的雲,想著自己在舒婷的美麗小島鼓浪嶼,窗邊的風鈴因為風而一陣陣的叮噹作響,窗外是一個小庭院,生長著一顆大大的樹,種著一盆有一盆的盆栽,小小的庭院充滿著綠蔭。偶爾來場護魚抗貓的世紀大戰,或者拿著殺蟲劑,懷著視死如歸的心情去來個滅蟲大戰,或者。。。。。。一個人漫步在靜謐的充滿林蔭街道,蹦蹦跳跳的踩著影子,聽著樹上知了的一陣亂叫,不覺的會露出微笑。一座一座的老舊小庭院,從身邊穿過,偶爾看見幾位老人自家門口千裏傳音的和周圍鄰居道家常,孩童跳著格子,翻著花繩,傳來了歡笑聲;或者突然從一家傳來一聲狗吠,像是對你示威,不准靠近你一般,接著鄰家的狗接二連三的開始朝你吼叫,嚇得你不得不V型面落荒而逃。

回到家,翻翻電視節目,撥弄撥弄花草,看見貓嘴裏銜著金魚,便又是一陣你追我趕。風鈴依舊“叮叮噹當”的摻和在其中,自得其樂。院中的樹也跟著沙沙作響,然後傳來一陣鹹鹹的海的味道。。。。。我一直記得,那曾經對我來說不是夢,生活在林蔭小道和老舊的房屋中,,老人們道著家常,撥弄著花草,孩童的歡笑一陣陣傳來,小商店門口總是圍著小孩,買東西的老人,也總是眯著眼躺在搖搖椅上,扇著蒲扇,男孩總是拿著治療和天牛嚇女孩子,女孩們卻有總是懷著那份好奇而又膽怯的心情對待。哇哇大叫是男孩們的專利,大人總是拿著掃把條子追著調皮的男孩四處跑。也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子,總是被老人念著“一點也沒女娃子樣,像話嗎!!”我家窗前有一棵桑樹,太高,夠不著,正巧我家住二樓,便宜了我們這群小孩,總是趴在窗前夠樹枝,摘桑果,等摘完摘得到的,也只有對遠方的桑果乾瞪眼,任其四處落。老人們總是第二天拿著筲箕在地下慢慢拾起,孩子也一起拾。到現在我一直記得那種味道,那種甜甜的回收味道。。。。

爸媽總是早出晚歸,卻意外的在白天出現告訴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得搬走,懷著興奮的心情搬出了那個地方,可以看到爸媽了,但是,漸漸忘了,忘了,我曾經有過很快樂的生活,一切都忘了。我知道沒有重選什麼的,富裕的生活和淡淡的恬靜,我選擇我當時所希望的。夏天,我做著夢,嚮往著曾經擁有的美好。夢裏,我們所有的孩子依舊在嬉戲打鬧,老人依舊念叨。。。。只是,如今回到那裏,人事全非,留下的,只是一片牛奶敏感廢墟。。。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